PMI持续萎缩 美国制造业弱势未改

才艺展示 87402

  最近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表现仍然疲弱,对经济增长形成一定拖累。尽管如此,有分析指出,制造业疲软尚不足以使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制造业PMI持续萎缩

PMI持续萎缩 美国制造业弱势未改

  标普全球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12月制造业PMI降至48.2,但该调查的服务业PMI则从50.8升至51.3,标普全球追踪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综合PMI产出指数从11月的50.7升至51.0的五个月高点。

  具体来看,美国12月Markit服务业PMI创7月以来新高,初值为51.3,高于预期的50.6和前一个月的50.8,远高于去年同期的44.7。服务业PMI连续第11个月扩张。其中,就业分项指数从11月的50.2增至52,为今年6月以来的最高;新业务也较11月增长。

  而制造业弱势不改,继续萎缩。12月制造业PMI初值为48.2,分别低于预期和前一个月的49.3和49.4,但高于去年同期的46.2。产出指数降至49,低于11月的50.5,是今年8月以来最低,扭转了此前的扩张趋势;新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也为8月以来最低。

  此外,美国12月纽约联储制造业指数更是低至-14.5,大大低于预期的2和前值9.1。

  分析人士称,美国制造业指数表明,高利率继续打击美国经济中的商品生产领域。

  综合来看,美国12月Markit综合PMI初值51,创7月以来新高,高于预期的50.5,但低于11月的50.7,高于去年同期的45。新订单指数从11月的50.6升至51.1,为7月以来最高,连续第二个月扩张;就业指数也较11月攀升,为9月以来的最高读数。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12月初公布的数据也显示,美国制造业保持弱势运行。11月制造业指数为46.7,与10月持平,不及预期,为连续13个月萎缩,这是美国近20年来最长萎缩周期。这个数据也逊于亚洲的50.3、整个美洲的47.2(连续13个月低于50)和非洲的48,但略强于欧洲的45.8(较10月上升1.2个百分点)。

  制造业产出有所反弹

  受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针对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的罢工结束的利好影响,美国11月制造业产值环比反弹。美联储数据显示,受机动车产值上升7.1%推动,11月制造业产值上升0.3%,虽低于预期,但好于10月制造业产值下降0.8%。

  这并未能改变高借贷成本对占经济10.2%的整体制造业的压力。尽管美联储加息已至尾声,市场已经开始预测明年降息前景,但由于有迹象表明,需求预计疲软,企业正在减少库存积累,工厂产出不会迅速改善。同比来看,11月制造业产值仍下降0.8%。

  数据显示,剔除汽车的制造业产值下降0.2%,连续第二个月下降。包括采矿和公用事业在内的工业总产值上涨0.2%。产能利用率较10月略有上升,但仍保持低迷。

  与此同时,汽车组装的年化生产速度虽然反弹至1025万辆,但仍低于罢工前的水平。

  牛津经济学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伯纳德表示,汽车供应商受到最近罢工的负面影响,不得不裁员,他们需要时间将运营恢复到罢工前的水平。短期内,应该会看到汽车和零部件产量的进一步增长。

  除了汽车业外,生产服装、造纸和纺织品的制造业产值均下降,非耐用商品的产量下降了0.5%。

  低迷中也有一些亮点。11月,工业部门的产能利用率小幅上升了0.1个百分点,达到78.8%,制造业开工率也从10月的77.0%上升到77.2%。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1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19.9万人,略高于市场预期的18.5万人。其中,制造业新增2.8万人。计算机和电子产品、航空航天和杂项运输设备的产量稳步增长,加上机动车辆和零部件的产量,帮助耐用制造业产量增长了1.2%。

  经济增长恐受拖累

  前三季度,美国经济表现好于预期,主要受服务业较好的复苏势头带动。制造业未能改变弱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国经济表现。

  由于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确定经济周期顶峰或低谷通常需要4至21个月,因此,不少分析人士关注与美国经济周期关系密切且更具有先行指示意义的ISM制造业PMI。

  路透社的报道还认为,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的数据,一段时间内PMI低于48.7通常表明整体经济收缩。因此,PMI调查或显示美国第四季度GDP增长相当疲弱。

  FWDBONDS驻纽约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鲁普基表示,美国整体经济持续增长,但工业生产早在2022年9月就达到峰值。制造业继续疲软,不太可能在短期内为经济增长提供燃料。

  路透社报道分析称,美国11月制造业依然低迷。更多证据表明,在上季度强劲增长后,经济正在失去动力。制造商的评论大多是悲观的,并指出有必要降低库存水平。计算机和电子产品制造商表示:“经济似乎正在急剧放缓。”其他制造公司表示:“客户订单已推至2024年第一季度,导致年底库存积压。”

  尽管如此,目前看来,制造业弱势尚不足以将美国经济拉向衰退。

  分析称,服务业的改善抵消了制造业的下滑,使得美国整体经济在12月略有回升。今年9月,美国综合PMI曾一度显著倒退,当月服务业PMI创1月来新低,而制造业连续五个月萎缩。

  由于制造业弱势并非十分严峻,加上美国加息已至尾声,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明年美国不会出现经济衰退,并相信美联储将能够实现预期的“软着陆”。国际机构也都预期明年美国经济仍能保持正增长。相较于9月,美联储上周上调了2023年美国经济增速的预测值2.6%(9月预测值2.1%),但下调了2024年预测至1.4%(9月预测值1.5%)。《IFF2023年全球金融与发展报告》预计,2024年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至1.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0月的预测显示,美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速将分别为2.1%和1.5%,比7月时的预测分别高出0.3个百分点和0.5个百分点。

  纽约White Plains高频经济公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鲁贝拉・法鲁奇表示:“需求在较低水平上有所稳定。美联储明年降息而放松利率,以及供应网络和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步,可能会支持2024年的工厂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