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董谎报任职家数,多地证监局出手!

才艺展示 47593

多地证监局出手,什么信号?

近日,北京证监局、深圳证监局接连出手,分别对6家公司的独董任职家数问题出具罚单。据悉,这些独董任职家数均超过了5家,但对外公告却称没有超过5家。“对外公告内容与事实不符”。

去年9月实施的独董新规,进一步将独董任职家数从5家压缩至3家,并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

“从5家压缩至3家,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独董应该及时调整任职家数,并如实披露任职家数,否则可能继续有独董收到罚单。”有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北京证监局对4家公司出手

2月23日,北京证监局发布了对北摩高科、李玉华、王飞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

该公司于2022年6月2日披露《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其中第三十五项为“包括本次提名的公司在内,被提名人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李玉华保证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经查,独立董事李玉华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该公司未充分核查独立董事相关任职情况,对外公告的《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北京证监局表示,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82号,以下简称《办法》)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办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王飞作为时任董事会秘书对公司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

根据《办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对该公司、李玉华、王飞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将相关情况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你们应当认真汲取教训,切实加强信息披露等方面证券法律法规学习,严格遵守有关规定,杜绝此类违法行为再次发生,并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向我局报送书面整改报告。”北京证监局表示。

同一日,北京证监局还因为相同事项,对另外3家公司出具了同样的罚单。

燕京啤酒于2022年4月28日披露《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其中第三十五项为“包括该公司在内,本人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声明人刘景伟保证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经查,刘景伟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该公司未充分核查独立董事相关任职情况,对外公告的《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真视通于2022年4月29日披露《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其中第三十五项为“包括本次提名的公司在内,被提名人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李玉华保证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经查,独立董事李玉华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该公司未充分核查独立董事相关任职情况,对外公告的《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星网宇达于2021年1月15日披露《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其中第三十六项为“被提名人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刘景伟保证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经查,独立董事刘景伟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公司未充分核查独立董事相关任职情况,对外公告的《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深圳证监局对2家公司出手

与北京证监局类似,深圳证监局也在2月23日,因相同事项对2家公司出具了罚单。

2月23日,深圳证监局发布了对郑中设计、王小颖、章顺文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章顺文在拟担任郑中设计独立董事时,郑中设计、章顺文于2018年8月16日、2021年9月1日分别作出《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独立董事候选人声明》,称章顺文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并保证上述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经查,章顺文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上述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同日,深圳证监局还发布了对爱克股份、陈永建、杨高宇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杨高宇在拟担任爱克股份独立董事时,爱克股份、杨高宇于2021年9月17日分别作出《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独立董事候选人声明》,称杨高宇不存在同时在超过五家的公司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情形,并保证上述声明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经查,杨高宇当时同时担任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司家数超过五家,上述声明内容与事实不符。

独董任职家数将压缩至3家

《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管理办法》,也称独董新规自2023年9月4日起施行,并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

独董新规规定,独董原则上最多在三家境内上市公司担任独立董事。独董任职家数等事宜须在过渡期内逐步调整至符合规定。

据悉,在独董新规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有意见提出,征求意见稿第八条将独董兼职家数从五家降为三家过严,建议适当放宽;也有意见建议进一步收紧至两家。

证监会表示,从前期调研情况来看,大多数上市公司认为,独董投入公司事务的时间和精力不足是影响其作用发挥的重要原因;不少独董提出,如果独董兼职家数超过三家,将难以保证在每家上市公司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履职。从实际情况看,截至2022年底,近八成独董兼职家数在三家及以下。征求意见稿关于原则上最多可在三家境内上市公司担任独董的规定,符合本次改革方向和实际情况。

责编:杨喻程

校对:王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