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长退休后买13套房给子孙”!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

才艺展示 60734

  2月29日一早,话题“厅长退休后买13套房给子孙”冲上微博热搜榜。

  

  该话题源于2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文章,剖析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主任何发理严重违纪违法案。

  

  文章提到,何发理出生于1954年,他曾用“农家出身、孤身进城”形容自己早年的境遇。

  1992年,38岁的何发理被提拔为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成为当时全省为数不多的副厅级年轻领导干部之一。

  职位的升迁使得何发理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尤其是2003年3月担任陕西省环保局局长后,他很快成了一些不法商人重点“围猎”的对象。

  他心中的天平不断失衡,开始追求看似更加“光鲜”的奢靡生活。

  “看着商人老板们住别墅、开豪车,一掷千金消费,无形中触动着我的神经,使我骨子里的朴实品格开始软化,把自己混同于不法商人,把人与人的正常关系变成了利益关系,与不法商人相互利用。”何发理交代说,从一开始接受吃请,到逢年过节收受礼品礼金,“对老板们的礼金红包来者不拒,想给子孙留点’家当’”,再到收受上百万元的房产,他来者不拒、习以为常,甚至到退休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最终沦为金钱的奴隶。

  在2004年以来治理渭河流域水污染问题过程中,时任陕西省环保局局长的何发理一方面在媒体报道中表示要关停不符合标准的造纸企业,一方面大搞“双标”:一边以“雷霆手段”关停未给其行贿的高污染企业,向外界释放“不手软、敢下茬、下硬茬”的决心,一边借“环保工作不能急于求成”之名,对与自己有利益勾连的企业“大开绿灯”并任其继续污染环境。

  数据显示,2003年至2012年何发理在陕西环保系统任职期间,全省废水及污染物排放量总体呈现增加之势,渭河流域生态环境遭持续性破坏。

  不仅如此,何发理还将“黑手”伸向了新型环保能源领域。

  2005年,在何发理的支持下,西安某能源科技公司成为陕西省唯一一家经省环保部门认可研发甲醇汽油的公司,其产品在全省范围推广使用。这个“独门生意”让这家公司赚取了丰厚利润。

  2012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某将西安市高新区一套300多平方米的住房送给何发理。一直到何发理退休的前一年,他还收下唐某所送的两套位于三亚市的房产。

  不仅如此,何发理还通过插手人事安排疯狂敛财。

  经查,2004年至2015年,何发理分别为15人在环保系统晋升职务、调动工作以及安排就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200余万元。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反腐败的高压态势,何发理一直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掩盖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

  他通过操纵和持有多个他人名下银行账户,通过银行账户间的资金转移来掩饰、隐瞒赃款的来源和性质,“为不暴露自己的现金和支付流水,我将暂不用的现金交给他人保管,将自己的钱存在别人的银行卡上自己持用”。

  陕西一家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景某是何发理交往20多年的“朋友”。多年来,为了能牢牢攀住何发理这棵“大树”,景某以各种方式投其所好。

  直到2020年12月,景某还给何发理送来20万元,这是何发理最后一次收受贿赂。此时,他已经正式退休3年。

  事实上,在这次收受贿赂前,何发理曾有过隐隐不安。

  2020年9月,商人高某某涉嫌行贿犯罪被立案调查。何发理与高某某并不陌生,多次收受过高某某所送钱物,他不但没有主动向组织交代自己和高某某之间不正当经济往来问题,反而处心积虑地将高某某所送的两个装有大额现金的密码箱交给其他商人代为保管。

  即便如此,当面对景某送来的20万元时,何发理仍照收不误。他甚至幻想,“退休就是平安落地了,可以把在职时收的‘存货’拿出来置办房产,保值增值‘滚雪球’。”

  自2017年退休后,何发理使用违纪违法资金在多地购置房产13套,通过将产权登记在亲友名下,掩盖自己实际持有的事实。

  2021年3月,何发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陕西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2021年10月,何发理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

  2022年4月,何发理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经查,何发理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000余万元。其中,其卸任省环保厅厅长直至退休8年间,仍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880余万元。

  从38岁时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到68岁时以一名犯罪分子的身份“收场”,何发理一步步腐化堕落,最终走进高墙铁窗。

  内容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