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仓红利延续,但估值翻倍的大健云仓(GCT.US)亦有隐忧?

才艺展示 81344

从去年10月26日到今年3月1日,纳斯达克指数从最低12543.86点涨至16302.24点,区间最大涨幅达到29.96%,创下其历史记录。在指数猛涨的同时,大健云仓也借着这股东风在3月4日盘中达到43.56美元的股价新高。

但在接下来2个交易日,纳指出现回调,大健云仓股价同样小幅跳水,与大盘走势如出一辙。实际上,回看大健云仓去年10月底以来的走势,公司之所以能在短短4个多月实现估值翻倍,除了公司基本面外,外部牛市环境裹挟而来的东风同样不可或缺。也正因如此,在低基数高增长衬托下,公司原本的成色或许会过快的估值增长所掩盖。

“海外仓大年”的低基数高增长

去年9月,TikTok在美区正式上线TikTok Shop,一场新的跨境电商盛宴由此开始。由于TikTok Shop美国小店仅支持海外仓本地发货,并严厉打击虚拟仓发货,“找个海外仓合作”成了TikTok卖家们的刚需。也正是因此“海外仓概念股”来到市场聚光灯下,大健云仓便是其一。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大健云仓主要是从事大件出口B2B的交易平台,将发现、支付和物流工具的所有内容集成到一个平台中,然后为全球大件商品提供线上或线下综合跨境交易及交付服务。

分业务来看,大健云仓主要有三大业务,包括GigaCloud 3P、GigaCloud 1P以及平台外电商。1P模式下,公司作为自营平台,通过采购商品并在自有平台GigaCloud或第三方平台上销售,参考京东自营;3P模式下,公司则作为货架平台,为平台上的卖家和买家提供交易撮合服务,并收取服务费用,参考淘宝。

由于大健云仓涉及的大件产品在跨境运输与仓储方面,相较跨境电商此前主营的小商品成本更高,疫情前市场整体规模不大,市场参与者较少。但在疫情后,全球供应链紧张背景下,凭借1P模式,大健云仓的海外仓业务大增,并延续至2023年。

2023年Q3财报显示,大健云仓当期总营收达到1.78亿美元,同比增长39.2%;同期净利润则为2420万美元,同比大幅增长3357.1%。

目前来看,此前市场低基数红利为公司带来的业绩增长明显。从运营数据来看,报告期内,GigaCloud Marketplace平台GMV为6.85亿美元,同比增长40.8%;活跃3P卖家数为741家,同比增长43.3%;活跃买家数为4602家,同比增长9.6%。与此同时,3P卖家GigaCloud Marketplace GMV为3.69亿美元,同比增长67.0%,3P卖家GigaCloud Marketplace的GMV占GigaCloud Marketplace总GMV的54.0%。

作为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大健云仓的业绩始终受到海外仓的租赁成本与航运成本的影响。据智通财经APP了解,目前公司在美国、德国、英国、日本建有31 个大型实体仓库,总面积超700万平方英尺。其中美国有23 个大型仓库。

受红海危机影响,去年12月18日,HMM和阳明海运宣布避过苏伊士运河,绕道南非好望角或在安全地点等待。至此,占全球运力约82%(Alphaliner2023年12月数据)的前九名班轮公司均暂停红海通行。在此背景下,SCFI(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去年12月22日收于1255点,周环比+14.8%,其中欧线大涨46%。

从财报中也可以看出海运成本波动对公司收入成本的影响。2023年第三季度,大健云仓收入成本为1.29亿美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2.7%。

虽然目前公司利益相关最大的中美航线未受红海危机影响,回望2020-2021年,当时受疫情影响,国际船业公司联合哄抬价格,叠加美国港口卡车司机罢工等事件,较严重地影响了中国跨境出口的航线运输,以致海运成本的大幅走高。2021年公司毛利率、净利率同比分别下跌6.54和5.64个百分点,影响了公司整体盈利能力。

中间商生意还能干多久?

由于跨境电商的火爆,市场有观点认为海外仓企业能够比肩生物医药行业的CXO,成为跨境电商们的“卖水人”。毕竟从数据统计来看,有4成的跨境电商企业的仓储物流成本占营业收入的20-40%,而有2成以上的企业占比在40-60%。

之所以电商卖家的收入成本偏高,在于其从选品、找工厂、打样、生产到品控环节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时间成本较高;海运的环节同样时间成本较高,产品从国内发货到产品上架平均需要60天;专业做大件海外仓业务的公司较少且报价较高;产品存在滞销的风险;小批量产品尾程运费较高。

而大健云仓的“供应链前置模式”可以由工厂先制造产品并将现货运输至海外,再直接对终端用户进行销售。简言之,该模式能够帮助跨境卖家抛开起订量、资金投入等供应链上的约束,进行轻资产模式运营。

但站在卖家角度,物流及仓储成本是其利润增长的最大阻碍,成本控制同样是刚需。大健云仓的服务费需求其实还是要求卖家牺牲利润率换取交易便利性,本质上与Temu 的“全托管”模式类似,但在便利性上却不如全托管模式便利。

除了全托管模式的竞争外,独立站模式同样也是大健云仓未来的重要竞争对手。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独立站是指企业自主搭建并运营的网站或应用程序,通过自有域名或第三方平台进行销售,具备相当大的经营灵活性,易于收集、分析用户数据以运营私域流量,也可以更好地展示品牌形象和产品特色,提高用户粘性和转化率。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企业在海外建立的独立站数量已达20万个,呈现持续快速增长趋势。

两相比较之下,全托管模式的重点在于以价换量,独立站则具备高自由度的优势。而大健云仓所实行的供应链前置模式受到现货库存风险的限制,主要适用于小额批发或零售,但又无法像独立站那样完全抛开中间商平台环节。

简言之,作为中间商,大健云仓的供应链前置模式在性价比方面并比不上上述两种模式,未来成长空间存在可见天花板。另一方面,由于估值跟随纳指上涨过快,大健云仓估值显然已经偏高,在此时间点任何利空都或许可能会触发市场止盈情绪,因此存在一定追高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