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黄仁勋宣布:最强AI芯片来了

才艺展示 82970

一年一度的AI春晚如约而至。

北京时间今天(3月19日)凌晨4点,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身着标志性的皮衣,登上GTC 2024大会的演讲台,发表主题演讲《见证AI的变革时刻》。这一次,他带来一个震撼炸弹被他称作史上最强AI芯片的“GB200”。

从1993年正式创立英伟达开始,黄仁勋就一直坚守GPU阵地,与英伟达共同经历了跌宕起伏的30年,如今成为全球GPU市场的统治者,市值更是一举飙到2.2万亿美元,崛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当AI大模型席卷全球,掌握着算力的黄仁勋和英伟达不出意料的成为最大赢家。现在,在他的身后正有一批挑战者迎头赶上。

最强AI芯片诞生

黄仁勋坐拥2.2万亿美元

黄仁勋又带来了什么?

具体来看,英伟达推出的新一代GPU “Blackwell”采用台积电4nm制程,整合两个独立制造的裸晶(Die),共有 2080 亿个晶体管,通过 NVLink 5.0 像拉链一样捆绑芯片。据介绍,每个 Blackwell Die 的浮点运算能力要比上一代Hopper Die 高出 25%,而且每个封装中有两个 Blackwell 芯片,总性能提高了 2.5 倍。

而GB200 则包含了两个 B200 Blackwell GPU 和一个基于 Arm 的 Grace CPU 组成,其AI性能为每秒20千万亿次浮点运算,而H100为每秒4千万亿次浮点运算。同时,GB200的成本和能耗降至 25 分之一。

对比之下,英伟达表示以前训练一个 1.8 万亿个参数的模型,需要 8000 个 Hopper GPU 连续跑上90天和,消耗掉15 兆瓦的电力。如今2000 个Blackwell GPU就能完成这项工作,90天的耗电量仅为 4 兆瓦。

英伟达此次还携手亚马逊、谷歌、微软以及Oracle等云服务巨头,将通过云服务出售GB200的接入权。据介绍,亚马逊云服务AWS将建立一个拥有2万颗GB200芯片的服务器集群。

黄仁勋在演讲中强调:“Hopper固然已经非常出色了,但我们需要更强大的 GPU。Blackwell不是一款芯片,它是平台的名称。”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是经济发生根本性变革的驱动力,而Blackwell芯片将成为推动这场新工业革命的引擎。

黄仁勋还透露,英伟达正在与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公司合作,将实现人工智能给每个行业带来的前景。

不只是硬件,英伟达也在软件上火力全开。黄仁勋表示,将在英伟达企业软件订阅中增加一款名为NIM的新产品。NIM可以更容易地使用旧的英伟达GPU进行推理,并允许公司继续使用他们已经拥有的数亿个英伟达GPU。英伟达的策略是让购买英伟达服务器的客户注册英伟达企业版,每个GPU每年收取费用4500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NVIDIA Omniverse Cloud将可以连接到苹果公司混合头显Vision Pro。

而在演讲末尾,黄仁勋还抛出一个悬念,“我们现在拥有创建人形机器人所需的技术。”这或许意味着,英伟达人形机器人也快要来了。

与此同时,英伟达股价的涨势仍未熄火。昨晚,英伟达美股开盘涨超4%,市值再度接近2.3万亿美元。放眼今年,英伟达的股价已大幅飙升超过80%,市值一度达到2.3万亿美元。其中在2月22日,英伟达股价大涨16.4%,市值单日飙升2770亿美元相当于可口可乐公司的市值,创下美国公司市值单日最大涨幅纪录。

但颇有意思的是,空头们也盯上了英伟达。根据S3 Partners的最新数据,英伟达股票近期录得被做空股票第三名,做空规模约为183亿美元,仅次于微软和苹果。不过,对英伟达的巨额做空至今仍无利可图。数据显示,截至上个月,做空英伟达的投资者共损失近70亿美元。

英伟达股价飙升的助推剂,来自于亮眼的最新财报。截至2024年1月28日的财年,英伟达总营收达609亿美元,同比增长126%;净利润为297.6亿美元,同比增长581%。

毫不夸张的讲,正如高盛分析师所言,英伟达已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股票”。

全球科技圈最有权势的人

经历三次濒临倒闭

黄仁勋凭什么?

祖籍浙江省青田县,黄仁勋1963年出生于中国台湾,1984年从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毕业后,便怀揣梦想直奔硅谷,他先后任职于AMD以及LSI Logic,为日后的创业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1993年,30岁的黄仁勋和另外两个合伙人联合创立了NVIDIA英伟达,立志于图形芯片市场。他曾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回忆起人生曾经历的三次失败,“很多都几乎使我们走向了灭亡。”

第一次失败发生在英伟达创立初期,当时他们与日本游戏大厂世嘉合作开发芯片,没想到一年后微软开发出了Windows 95上的Direct3D图形接口,使得英伟达和世嘉联合开发的技术偏离市场主流。此时若世嘉选择退出合作且不付款,英伟达将面临倒闭命运。

幸运的是,世嘉同意继续付款,为英伟达换来了数个月的喘息时间,从而打造出RIVA 128芯片,扭转公司的命运。“因为他们的慷慨,让我们能再活6个月。”黄仁勋曾回忆道。

1997年,英伟达推出第三代产品Riva 128,不但支持新的行业标准,速度更是竞品的4倍。Riva 128不负众望地获得了市场认可,上市四个月便卖出了100万片。1999年底,黄仁勋又出人意料地推出全新架构的显示芯片,即GeForce256,率先将显示芯片业带入GPU 时代。

第二次失败是在2007年,黄仁勋决定把CUDA内置入公司的所有GPU中。但 CUDA 的成本非常高,而英伟达当时的市值仅仅维持在10亿美元上下,这让股东们对 CUDA 持怀疑态度。

但黄仁勋相信加速运算的时代将会到来,于是GTC大会应运而生,他也在全球不辞辛劳的推广CUDA技术。直到2014年,一位学者把CUDA用于AI计算,开启了AI时代,CUDA才得以顺利打开市场。“幸运的是,我们也意识到了深度学习的潜力,并冒着一切风险去探索。”

第三次失败则是在2010年,英伟达目睹智能手机崛起,因此进入手机市场,学习如何开发基带芯片,而英伟达的竞争对手们也同时涌入赛道,研发制造移动计算芯片,让市场竞争变得尤为激烈。

最后,英伟达决定放弃手机市场,“因为英伟达的使命是造出能解决‘普通电脑无法解决的问题’的电脑,我们应该专注在这一愿景上,发挥我们独特贡献。”黄仁勋曾反思。

回顾英伟达的创业之路,正是一次次失败,才让这艘巨型航母最终成型。尽管英伟达的股价曾一度跌倒只有6美元,但黄仁勋却一直坚守GPU市场,他经常以这样的话来勉励员工:“记住,公司距离倒闭只有30天”。

数十年的坚守换来了超高回报。截至今年3月,黄仁勋的身价已暴涨至6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80亿元。毫无疑问,在这个AI大爆炸的年代,61岁的黄仁勋正在成为全球科技圈最有权势的男人。

人类AI新战役打响

孙正义也来了

正如黄仁勋的担忧,挑战者们正来势汹汹。

前不久,一则重磅消息流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正寻求筹资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00亿元),用于创立一家AI芯片企业,旨在挑战英伟达。这将是自ChatGPT问世以来,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

据悉,这一新项目暂定名为“Izanagi”, 这在日本神话中寓意着创造与生命之神,并将由孙正义直接带队领导。

接下来,孙正义将与黄仁勋展开正面交锋。在当下AI算力需求激增的背景下,英伟达推出的A100、H100等高算力芯片一直供不应求,成为AI芯片领域的绝对领导者,占据全球高达90%的市场份额。

而孙正义在将精力集中于芯片设计公司ARM后,一直期冀后者能在AI领域发挥更关键的作用,但ARM的技术主要围绕CPU。因此,“Izanagi”的推出显得至关重要,可以与ARM形成互补,共同探索不同类型的AI芯片。

这当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孙正义与黄仁勋本应成为合作伙伴,二者曾险些联手缔造出半导体最大并购案,当年英伟达要以高达660亿美元估值买下ARM,但这笔交易最终因为客观原因遗憾告吹。没想到,两人很快就要在英伟达的主战场兵戎相见了。

而作为英伟达多年来的合作伙伴,OpenAI 居然也要“反水”了。CEO奥特曼有一个更加野心勃勃的计划他正与包括阿联酋政府在内的中东财团谈判,目标是筹集5万亿-7万亿美元资金,在未来几年内建造数十家芯片制造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年全球芯片销售额也仅为5270亿美元。

奥特曼推动这笔庞大投资的背后原因,在于他长期关注AI芯片的供需问题,曾表示AI芯片的限制阻碍了OpenAI发展,经常抱怨没有足够的GPU来支持OpenAI探索AGI,也抱怨过英伟达芯片的成本问题。

在最近举行的世界政府峰会上,黄仁勋专门回应此事,他并不看好奥特曼的宏伟计划,甚至还打趣道,7万亿美元“显然可以买下所有GPU。”

虽然看似轻松,但黄仁勋也并未歇着,英伟达悄然间化身为最猛VC。据英伟达官方介绍,该公司通过三种方式投资生态系统,以推动加速计算带来的变革。首先是通过企业发展部门投资;其次是通过风险投资部门NVentures,由曾担任软银投资专家的Siddeek领导;最后是通过英伟达初创加速计划为初创公司提供支持,并帮助与风投对接。

数据显示,英伟达去年投资了大约30多家初创公司,数量比前一年翻了两番,共计参与了38轮融资,融资总价值超过50亿美元。另据财报披露,截至2024年1月,英伟达对初创公司的投资估值达约15.5亿美元,远高于前一年的3亿美元。

这恰是一抹缩影。我们将目光拉回至国内,尽管今年一级市场格外冷清,但AI大模型融资却轰轰烈烈,动辄数亿元的大额融资比比皆是,催生了一批批AI独角兽智谱AI、月之暗面、MiniMax、百川智能、零一万物……中国大模型五虎悄然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