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家外资行被查 韩国继续严打非法卖空

才艺展示 61725

韩国严打“裸卖空”又有新进展。5月6日,韩国金融监督院(FSS)发布对国际投行卖空股票最新调查结果。通告显示,共有9家国际投行在韩国股市进行了价值2112亿韩元(约合1.56亿美元)的非法做空交易。该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对相关国际机构进行深入调查,以杜绝相关违法行为。

做空164只股票

根据通报,涉事的9家银行主要违反了程序性规定,总计非法做空了164只股票,总价值211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亿元)。但韩国金融监督院并未公布具体涉事机构名单。

根据通告,韩国金融监督院自2023年11月开始调查国际机构“非法卖空”行为,调查对象为国内卖空交易前14位的国际投行,其卖空交易量约占海外公司在韩国卖空行为总交易量的90%以上。

截至目前,有2家机构已完成相关处罚程序,涉及规模556亿韩元,完成罚款265亿韩元;7家机构被发现涉嫌非法卖空,涉及规模1556亿韩元;其余5家公司正在继续调查中。此前还有消息人士称,韩国金融监督院已通知瑞士信贷,该公司可能因被指控违反卖空规则而面临500亿韩元(约合3632万美元)的罚款。

韩国金融监督院认为,相关机构的违规行为,主要原因是对韩国卖空法规理解不足、内部控制系统不完善、运营者过失等。为了对位于海外的全球机构进行有效、快速的调查,有必要与海外金融当局进行调查合作。该机构目前正在与中国香港等海外金融当局加强有关非法卖空调查的国际合作。

韩国金融监督院高级副院长Hahm Yong-il上周五表示,与总部设在美国的银行相比,总部设在欧洲的银行发生了更多的违规事件,而且大多数被调查的交易都是在它们位于中国香港地区的办事处进行的。他表示,“到目前为止,9家银行的大部分裸卖空交易都与融券方面不合规有关,比如借入股票的数量不足”。

博弈国际投行

据了解,卖空是一种技术,在这种技术中,当投资者预计股价下跌时,从市场借入股票并卖出获利,当股价下跌后,投资者买入股票并偿还。根据韩国法律,“裸卖空”,即不持有相关股票却提前出售的行为是非法的。

做空行为在韩国备受争议,经常受韩国散户批评,投资者将下跌归因于国际投行“卖空”韩国股市股票。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韩国公众对做空者的印象极为负面,一些散户投资者曾在股市协调行动,有意推升遭做空股票的股价,引发股市波动加剧。

2023年11月,韩国监管机构开始禁止一切形式的卖空交易,直至2024年6月底。与此同时,韩国还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调查全球主要投行自2021年5月以来的所有卖空活动,当时韩国部分解除了疫情时期的禁令,允许恢复对KOSPI 200指数和KOSDAQ 150指数股票的卖空。

2023年12月25日,韩国金融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已经对法国巴黎银行和汇丰银行的“裸卖空”行为进行处罚。韩国金融委员会表示,这两家银行违反韩国《资本市场法》,须缴罚金共计265亿韩元。这是韩国自2021年4月对违法做空行为引入惩罚体系以来,开出的最大金额的罚单。

今年1月14日,韩国金融委员会再发布公告,表示监管部门又确认两家国际投行存在非法做空5只韩国股票的行为,交易金额达到540亿韩元。

《韩国时报》报道,2021年9月至2022年5月,法国巴黎银行在并未借入股票的前提下,提交101只韩国股票的空单,价值超过400亿韩元(约合3087万美元),其“裸卖空”标的包括韩国大型互联网技术企业Kakao。

报道说,2021年8月至12月,汇丰银行“裸卖空”9只韩国股票,所提交空单价值160亿韩元(约合1235万美元),其“裸卖空”标的包括韩国新罗酒店。

今年3月28日,韩国首尔南区检察院非法卖空调查组以涉嫌非法卖空股票为由正式起诉汇丰香港子公司和三名交易员,称其违反韩国《资本市场法》。对此,汇丰则称该起诉毫无道理,并将坚决维护自己的立场。

建立电子监控系统

为了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韩国监管机构还计划建立一个集中监控系统――“裸卖空侦测系统”。该系统将由韩国交易所负责,通过先进的电子技术实时监控和分析交易行为,以有效打击非法卖空。不过,声明未公开何时启用这一系统。

金融监管机构金融监督局(FSS)透露,中央监控系统将从21家外国机构和78家本地机构收集卖空数据和股票交易余额,这些机构的卖空活动占到了韩国市场的92%。如果卖单与未结余额不匹配,交易将自动报告给当局。

知情人士说,“裸卖空侦测系统”不会在6月底投入使用,开发这一系统需要大约一年时间。韩国金融委员会去年11月决定,禁止在韩国股市做空行为,直至今年6月底。

韩国总统尹锡悦强调,只有在能够完全消除副作用的电子监控系统牢固建立起来之后,政府才会考虑取消股票卖空禁令。这一立场强调了政府对于建立有效监控机制的重视,以确保市场公平和透明。

机构认为,韩国政府的这一系列措施旨在恢复散户投资者的信心,并促进公平的竞争环境。监管机构希望在禁令解除后,放宽对散户投资者的卖空规则,并为机构投资者和外国投资者设定新的借款限额。

“集中式股票借贷系统虽然具有提升市场效率和流动性的潜在优势,但全球范围内成功实施的国家并不多。”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对于韩国而言,作为全球先行者尝试实施这样的系统,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包括技术障碍、市场波动、监管挑战以及投资者信心的下降。

上述人士进一步指出,但韩国监管机构似乎正在通过将其视为取消卖空限制的先决条件来解决这个问题,这表明取消卖空限制确实是取决于这一前提的正确性。

北京商报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董萍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