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才艺展示 89916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8月底,资金利率抬升,出现了偏大幅度的上行,流动性边际有所收紧。

虽然月末或者季末都会有资金节奏性收紧的常规表现,但本次似乎不能完全用季节性因素所解释,同业存单和债券市场同步调整、银行间质押式逆回购成交量见顶回落也是原因之一。

那这意味着极宽的流动性已过去还是会重回宽松?分析师对此存在分歧。

当前流动性边际收紧不止是月末因素扰动

民生宏观与国元证券均认为,跨月因素不足以解释近期资金利率上行。

对此,民生宏观列举了三点因素:

价格层面,DR007与DR001同步上行,且DR007和DR001利率上行没有节奏差,并且两者利差与平时相似,没有体现出明显的跨月特征;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数量层面,银行间质押式逆回购成交量见顶回落迹象明显,说明当前流动性已有边际趋紧计项;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同业存单和债券市场同步调整,这一点月末性因素难以解释。8月下旬,债市利率也同时上行,长端利率10年国债利率上行至2.65%,短端利率上行幅度更大;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上行;信用利差都有不同程度走阔。

国元证券则给出两点解释:

其一,8月的融资量偏大,从而使得利率在月末稍有向上;其二,货币政策被动收缩,留抵退税力度下降,外汇占款也对资金面构成了一些压力。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民生:资金面最宽松的时期或已结束

民生宏观认为,根据市场定价、央行态度以及实体信贷情况等方面,当前流动性收紧仅归咎于短期因素是不够的,资金利率抬升是多方面综合结果。当前资金利率上行,或意味着7月以来的宽松流动性局面已经过去。

尽管8月份央行降息,但MLF和OMO净回笼或表明央行收紧态度,民生宏观分析师周君芝指出:

8月MLF和OMO都在净回笼资金,同时公开市场操作对税期、月末等短期扰动因素不敏感,或反映当前流动性已经充足,短期内资金利率抬升或许是适宜的。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其次,民生宏观认为,8月信贷有望复苏,推向资金从金融流向实体。

8月下旬票据利率大幅抬升,票据被大幅抛售,或指向信贷复苏。

政策性金融工具发力,企业中长贷有望回暖。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民生宏观总结指出,短期内财政筹资力度加大、信用需求回暖,或意味着7月以来,银行间利率大幅偏离政策利率的情况告一段落。

其一,政府债券短期供给压力再度对资金面造成压力;

其二,国常会加码3000亿专项建设基金,将继续拉动基建相关信贷,抬升资金利率;

其三,地产政策继续加码,居民信贷或回暖;

但也无需对资金收紧过度恐慌,资金利率并不会重演2020年下半年。

国元:利率只是颠簸 我们仍然坐在正确的列车上

国元证券分析师杨为敩指出,利率上行最根本的因素是是8月经济基本面变稳。

1)货币政策的任务之一就是对冲财政吞吐和外汇占款,而且当前来看,财政和外汇占款的变化应不太剧烈,央行也许不会出现如15年下半年那般难以及时对冲的情形。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2)因此,无论原因是外生的还是内生的,其根源大概率是央行本身的想法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3)当然,短时通过紧货币去稳汇率存在一些可能性,但这绝不构成趋势,央行货币政策的重要出发点是经济基本面,在经济基本面不出问题的情况下,货币政策才能顾及其他,而如果基本面不出问题,则无论需不需要稳汇率,我们都不需要宽货币了。

8月底利率“突然上升”,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但也许,这个基本面的变化只是暂时性的:

1)地产的压力仍然存在,而基本面从来没在地产投资下滑的环境中企稳过。

2)即使基本面的趋势存在争议,PPI及企业业绩增长速度的下降是不存在太多争议的,因此,即使实际增长速度变稳,名义增长速度大概率还会继续下降,企业的压力也不会根本性得以纾解。

因此,国元证券总结指出,利率只是颠簸,并没有转势,我们仍然坐在正确的车上。

本文综合自民生宏观《极宽的流动性或已过去 | 周君芝团队》和国元证券《利率只是颠簸:我们仍然坐在正确的列车上》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标签: #利率 #银行 #基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