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家踩红线被“点名”!银行基金代销“C位”难保

才艺展示 81274

在基金代销领域,银行主力军的作用不可否认,但在展业过程中的合规性问题也不容忽视。7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已有20余家银行因基金代销违规被监管“点名”,“无证上岗”、销售误导、合规风控管理不到位等成为违规的“重灾区”。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基金代销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银行在开展相关业务时存在专业人员配备不齐等违规行为,但随着监管质效的提升,未来银行代销业务会逐步向规范化方向发展,在合规代销的基础上,银行还应持续提升基金代销能力。

因违规被“点名”

银行频频因基金代销违规被监管“点名”,7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年内已有工商银行江西省分行、邮储银行河北省分行、平安银行(海口分行、中信银行昆明分行、兴业银行、渤海银行、恒丰银行、杭州银行、重庆银行、温州银行、重庆农商行、温州瓯海农商行等25家银行及分支机构因基金代销违规,被监管责令改正。

从违规行为来看,“无证上岗”成为基金代销违规的“重灾区”,超七成银行被监管“点名”的问题涵盖基金销售业务负责人或合规管理人员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以温州银行为例,近日,该行因基金销售业务部门负责人、部分分支机构基金销售业务负责人、部分基金销售合规风控人员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等问题,被浙江证监局责令改正,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除“无证上岗”外,在基金代销的过程中,部分银行存在销售不合规的问题也较为突出。例如,唐山银行存在内部相关“营销指引”中对基金推介的话术设计不规范,部分用词可能对投资者产生误导等问题。

风险防控是基金代销业务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所在,部分中小银行因合规风控管理不到位也被“警示”。例如,临商银行存在因未制定完善的基金销售业务的内部控制与风险管理制度等问题,齐商银行则因未对代销的基金产品进行审慎调查和风险评估被“点名”。

“在银行代销基金业务快速拓展的过程中,存在合规重视程度不够、销售人员专业性不足等问题,从而被违规和警示”,厚雪研究首席研究员于百程表示,近一年多市场波动较大,基金投资者亏损的情况增加,从保护投资者权益的角度出发,监管方可能也加大了基金代销中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

保有规模占比“缩水”

长期以来基金代销格局呈现出银行、证券公司、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三足鼎立的局面,而由于网点较多、客户黏性较强,银行往往位居代销“C位”。

根据近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中基协)公布的2023年二季度基金销售机构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前100强名单,“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合计56012亿元,环比减少3.34%;非货币市场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合计84995亿元,环比增长3.09%。

其中,银行依旧占据基金代销保有规模的半壁江山,但规模占比却有所回落。截至二季度末,银行“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合计为27746亿元,较一季度减少5.64%,占据100家销售机构总保有规模的49.54%,环比下降1.2个百分点;非货币基金保有总规模合计为39123亿元,环比增长0.49%,但占比由一季度的47.22%降至46.03%。

“银行由于具有网点和客户群优势,一直是基金代销中的绝对主力,相比于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和券商,银行可以代销的理财产品类型丰富,包括基金、银行理财和保险等,因此在基金代销专注性和专业性上要弱于另外二者。”于百程认为,但在资本市场疲弱时,基金销售难度增加,银行在基金代销上的动力不足,转而推广其他产品,可能是影响基金代销份额下降的主要原因。

仍需提升服务专业性

银行虽仍是基金代销的主力军,但随着证券公司不断发力、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快速成长,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在2023年二季度基金销售机构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前100强名单中,证券公司基金代销保有规模有所提升。证券公司“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合计为13160亿元,占据100家销售机构总保有规模的23.49%,环比上涨1.31个百分点;非货币市场公募基金保有规模达15308亿元,占比由一季度的17.73%提升至18.01%。

与此同时,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前100强中,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较一季度新增1家至22家,而银行则对应减少1家至25家,证券公司数量未发生变动,为51家,另有2家保险代理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在基金销售格局日益激烈的当下,银行应该在合规代销的基础上,持续提升基金代销能力。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指出,近年来,随着基金代销业务快速发展,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银行机构在开展基金代销业务方面存在专业人员配备不齐、业务风控管理制度不够健全和规范等违规行为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银行需要严格落实落细基金代销业务监管要求,加快补齐内控制度短板,配备专业、综合素质高的销售人员,健全风控体系,落实好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

谈及后续基金销售格局以及银行该如何稳固代销“C位”,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未来基金代销仍会呈现多元化格局,商业银行要提高代销规模,首先要建立比较好的激励制度,其次要利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大力发展App等互联网金融销售方式,此外,还要提升投资者教育方式,从而进一步提高销售份额。

“对于银行来说,基金代销是重要的非利息净收入业务,并与其他财富管理类的业务形成协同”,于百程认为,银行一方面继续强化传统网点和客户的优势,另一方面提升数字化的运营能力,用更好的体验更准确地识别用户画像和需求,匹配合理的产品,以技术赋能基金代销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 李海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