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亿,超级LP又出现了

才艺展示 89367

(原标题:315亿,超级LP又出现了)

投资界-解码LP获悉,近日,国调二期协同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在北京召开。至此,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简称“国调基金”)二期的第二只平行基金正式落地,注册资本315亿元。

成立于2016年,国调基金总规模3500亿,历来被视为创投圈的超级LP。粗略梳理,国调基金在私募股权领域已经出资了中粮资本、招商局资本、中兵投资、五矿创投、CPE源峰、钟鼎资本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相当活跃。

随着新一期315亿基金问世,忙于募资的VC/PE们又开始研究起来了。

315亿

国家级基金又一大手笔

先来看最新的这只基金。

具体来看,该基金注册资本315亿元,共同发起人包括: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晋�N发展(山西)有限公司、中海石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中粮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华融基础设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金融街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中车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潞安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投资方向上,该基金将重点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关键领域和重大专项任务,特别是绿色低碳、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现代服务、生物产业和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会议中,中国诚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碧新表示,国调二期协同发展基金将按照国有企业改革深化提升行动的要求,勇于承担新时代的新使命新任务,坚定不移发挥基金投资引领作用,积极搭建央地合作平台,引导国有资本向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助力国资央企充分发挥科技创新、产业控制、安全支撑“三个作用”,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事实上,VC/PE圈对于国调基金并不陌生。

2016年,为了服务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支持战略性前瞻性产业发展,经国务院批准、受国资委委托,由中国诚通牵头发起设立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总规模3500亿元,分三期募集。其中首期规模1310亿元。

在投资方式上,国调基金80%的资金用于直接投资,20%与相关央企和头部投资机构共同搭建子基金。截至2022年5月底,国调基金一期已投资金1150亿元。其中82%投向央企国企相关项目。

时间来到2021年,按照国务院批复的国调基金总体方案以及国资委2021年资本运营公司改革重点任务,中国诚通再次牵头,与地方政府和央企以市场化方式搭建若干平行基金,构建总规模不低于1000亿的国调基金二期,将主要布局长三角地区先进制造等重要产业。

其中,国调基金二期首只平行基金在无锡落户,注册资本737.5亿元,重点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关键领域和重大专项任务,特别是长三角地区具有产业优势的生物医药、集成电路及智能化、先进制造、人工智能、数字经济等领域。

朱碧新表示,国调基金二期要坚持市场化、专业化原则,充分发挥双层投决机制的优越性,细化完善内控体系,为股东创造更大价值。

如今,随着第二只平行基金国调二期协同发展基金高效组建,国调基金二期总规模已经超过千亿。

谁能拿到钱?

过去六年,国调基金除了通过直接投资支持了一批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成长,还通过出资子基金的投资策略,扩大自身投资范围。

据不完全统计,国调基金迄今已经出资了中粮资本、招商局资本、中兵投资、五矿创投、CPE源峰、熙诚金睿、洪泰基金、中交基金、中移资本、龙江基金、中车资本、中金启辰、金浦投资、华润资本、国科投资、钟鼎资本、国富资本等诸多知名VC/PE机构。

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2017年,国调基金出资设立深圳国调招商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标总规模500亿元,首期规模352.57亿元,将重点围绕企业并购重组、成长型企业、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海外并购等方向进行投资。其中,国调基金出资金额高达190亿元,在基金中出资占比75.8%。

而这只并购基金背后的管理机构,正是大名鼎鼎的招商局资本。成立于2012年,招商局资本是招商局集团的重要子公司,目前已经对外投资了长远锂科、小马智行、寒武纪、科大讯飞、比亚迪半导体等优质项目。截至2022年底,招商资本管理总资产折合人民币超过3000亿元。

2019年,国调基金还联合中兵投资发起设立了中兵国调(厦门)股权投资基金,前者认缴出资额达29亿元;更早些时候,2018年国调基金认缴出资25亿元,和五矿创投联合发起了五矿元鼎股权投资基金……由此,我们得以一窥这位超级“金主”的喜好。

一方面,国调基金所投子基金中,大多数都是国有背景等基金管理人。这也匹配于国调基金的定位,其重要任务便是“服务于中央企业发展,支持央企行业整合、专业化重组、产业调整、国际并购等项目”。

另一方面,基于服务央企的使命,国调基金做LP并非简单地看重财务回报。正如朱碧新此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透露,过去合作成立某只基金时,如果按照纯市场化投资回报测算,这个项目的年化收益率不一定能达到投资门槛。但是在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和“去产能”的背景和需求下,还是选择出资了这只基金。而至于达不到投资门槛的部分,国调基金会通过一些市场化项目所赚的钱,或者其他办法来进行贴补。

虽然国调基金在LP版图上出资已经十分阔绰,但是相较于自身3500亿总规模,投资于子基金的比例依旧相对小。此前,诚通基金副总经理方向明曾提到,将继续探讨和央企、地方以及市场化的基金管理人共同搭建细分领域子基金的模式,来延伸自身投资触角。

315亿,超级LP又出现了

当前,人民币募资难问题已经愈演愈烈,如何吸引这位超级LP青睐,成为诸多VC/PE机构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