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美日主权债务风险上升,需警惕其对全球市场的冲击

才艺展示 132251

惠誉国际日前宣布下调美国信用等级从最高的“AAA”下调至低一个级的“AA+”。截至目前,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中,仅有穆迪还对美国保持AAA评级。惠誉此举在8月2日引发亚太股市全线下跌。

惠誉给出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等级的理由,包括未来三年预期的财政恶化、总体政府债务负担较高且不断增长,以及政府治理能力的不断恶化。惠誉认为美国“缺乏中期财政框架,并且有复杂的预算流程”,预计未来3年将出现财政恶化以及围绕债务上限问题的政治混乱。此外,由于经济遇到冲击、特朗普政府的减税以及新的支出举措,导致“过去十年债务连续增加”。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方面,美国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成本将不断上升。

白宫批评了惠誉的决定,将治理问题归咎于上届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并没有无法偿还债务的风险。财政部长耶伦表示,惠誉评级公司近日宣布的变动是武断的,而且是基于过时的数据。她认为,美国国债是全球资金最主要和最安全的避险资产,也是美国股票和其他债券回报率的基准,市场不太可能因为惠誉的决定而慌乱并放弃对美国国债作为避险基准的依赖。

社论丨美日主权债务风险上升,需警惕其对全球市场的冲击

但是,惠誉此次降低美国信用评级发生在一个微妙的时刻。由于美国利用主导全球金融体系的权力对俄罗斯进行了全面金融制裁,对此感到担忧的新兴市场国家正在掀起一股去美元化潮流,惠誉此举会逐步降低全球金融市场对美国政府信用的信心,而且很多国家对于本国流动性受到美国利率调整冲击而感到不满,现在也将意识到美国债务的不可持续风险。

长期以来,美国滥用美元在全球市场中的主导地位,在联邦债务方面缺乏约束,出现债务滚雪球的现象。现在每个美国家庭负债相当于约23.6万美元,每人负债约9.3万美元。美国国会两党基于政治利益,轮番推进减税或增加支出的政策。在巨大的疫情支出后,拜登推出了3万亿美元的重建法案,致力于打造拜登经济学。目前,美国公共债务净利息已经高于经济增长,美国很难通过增长摆脱困境。

另一个与美国类似的国家是日本。一直以来,日本银行将利率控制在零附近或零以下,以支持日本政府大规模的债务扩张,其中日本央行持有约一半的主权债券,这种结构导致其似乎拥有无限举债的魔术。但是,随着通胀率上升,近日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从之前的0.5%上调至1%,引发了收益率的飙升。与此同时,岸田政府正在计划扩大支出,比如将国防开支占GDP比例从现在的1%左右提高到2%,为了促进生育将儿童保育预算翻一番,达到每年3.5万亿日元,同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发行20万亿日元的绿色转型(GX)债券等等。

本年度,日本财政预算中有22.1%用于支付利息和赎回债务,但是当央行无法通过收益率曲线控制压低长期利率时,付息压力会加大,可能引发市场动荡。日本公共债务在零利率的掩护下长期稳定并持续增长,现在已经不可持续,日本面临着加税和削减支出之间的选择,但增加消费税会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

美国与日本在增加主权债务方面都具有独特的条件,其他国家无法效仿。但是,支持他们不顾及财政纪律的低通胀环境已经发生变化,这会动摇他们的债务能力,从而影响信用。此外,两国在全球大变局下,都有利用扩大财政赤字执行国家战略计划的迫切需求,拜登经济学、岸田新资本主义都需要巨额财政支持,两国都要扩大国防支出。因此,两国都面临通胀环境下,转型目标与债务压力之间的巨大冲突,以及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挑战,并由此持续对两国主权信用构成消极影响。主要经济体及新兴市场应未雨绸缪,警惕两国主权债务问题对全球市场和国际金融秩序可能造成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