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预期降息带来的扰动?美元对人民币离岸汇率一度突破7.32,机构:中美利差阶段性拉大是暂时的

才艺展示 102223

受此次非对称降息影响,国债市场集体大涨,当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6%大关,为近期新低。

8月15日,招商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对财联社表示,近期中美利率的变化,阶段性扩大两国利差水平,目前美国国债收益率非常高,中国国债收益率则明显下行。利差扩大加剧汇率压力,但是出口压力比较大,汇率可以一定程度减轻出口压力,经济本身也有下行压力,汇率和利率之间达成一定的平衡。

但是廖志明对记者表示,不用过于担心,美国后续也会降息,汇率压力应该也是短期的情况。

8月15日,某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师对财联社表示,在前期贬值的基础上,今日利率调整进一步带动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央行在7.3左右区间实施降息,说明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和容忍程度是有一定提高的。下一步汇率走势,估计会在7.3-7.5区间浮动。

机构:中美利差拉大影响或有限

8月15日,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燕翔认为,距离6月13日降息到8月15日,刚刚过去两月,央行再次同步下调7天逆回购利率、MLF操作利率。央行在短时间内多次调降利息,加强了逆周期调节,除此之外,鲜见时间间隔如此之短的降息节奏。

华福证券报告显示,8月15日的降息在时间上超出预期,市场反应较大,10Y国债活跃券230012收益率瞬间大幅跳水至2.55%,较上午高点2.625%下行7.5BP。

截至发稿,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4.228%,上涨1.02%,利差进一步拉大。

8月15日,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财联社表示,中美利差影响不大,尽管表明上央行降息会扩大中美利差,但是如果综合考虑中美通胀差异,中国实际利率仍具优势。从内外环境看,目前影响人民币汇率最大因素来自国内经济复苏前景预期,同时,美元反弹,也构成一定扰动,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是升值的。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发表观点称,与2023年第一波贬值相比,2023年5、6月份第二波贬值有着较强的异质性。

2022年4季度末美元指数超过110,导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2;今年6月底美元指数只达到10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照样跌破7.2。说明今年人民币跌破7.2并非美元太强,而是人民币太弱。因此主要原因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

超预期降息带来的扰动?美元对人民币离岸汇率一度突破7.32,机构:中美利差阶段性拉大是暂时的

张明预计下半年主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势的主要因素依然是内部因素。乐观情景下,如果上述政策全部落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触底回升,年底达到6.6-6.8;悲观情景下,受外部环境变化影响,预计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7.2左右。

出口受压但顺差不减,更期待政策修复预期

8月15日,广发证券报告显示,2023年5-7月出口额分别为2838亿、2853亿、2818亿美元,同比分别为-7.1%、-12.4%、-14.5%,同比逐月下降。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磊认为,2023年7月出口为2818亿美元,略低于前值的2853亿美元,同比-14.5%,低于前值的-12.4%;其中包含基数影响,去年7月交货延迟释放形成的3295亿美元单月出口额属历史次高点。两年复合增速0.1%,略低于前值的0.9%。简单来看,出口和前期趋势增速中枢在同一量级,属于中性偏弱。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出口同比增速下滑,但是贸易顺差持续保持。

上海证券8月14日发布报告显示,7月贸易顺差为5757亿元,上月为4912.5亿元,去年同期为6742.49亿元,顺差仍在高位。在全球经济趋软前景下,大宗商品价格总体疲软态势依旧,因而中国高顺差在2-4Q的短期,预计仍将延续。

与此同时,多数机构认为欧美的加息步入尾声。

8月15日,华福证券最新报告认为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7月CPI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2%,与6月的涨幅持平。7月美国CPI较22年6月高点已下降5.9个百分点,通胀已基本可控,支持美联储9月暂停加息,人民币汇率压力最大的时期或已过去,因此国内货币政策空间打开。

张明分析,在5、6月的人民币贬值中,内因很可能是主导型因素,因为今年二季度高频宏观指标表现明显弱于市场预期,且市场期望的一篮子宏观刺激政策目前仍未落地。

前述券商固收首席认为,超预期降息虽然带动汇率一定程度下行,但是可以提升市场对国内经济恢复的预期,从而提升市场主体对宏观经济以及资本市场投资信心。如果7月政治局会议的政策逐步落实,加上下一步美国降息预期强化,相信可以逐步扭转市场悲观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