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规模增长超500亿元小盘策略公募量化最“吃香”

才艺展示 129186

数据来源:Wind 图虫创意/供图 裴利瑞/制表 官兵/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裴利瑞

今年以来,市场轮动加速,公募量化因亮眼的业绩表现,以及比私募更友好的参与门槛,获得了大量投资者真金白银的支持。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8月18日,年内业绩最好的量化基金收益率已经超20%,此外还有约10只基金年内收益率超10%。在业绩加持下,各路投资者也加大了对量化基金的关注,公募量化基金的整体规模在今年已增长了超500亿元,一出由公募量化主演的“热烈”戏正在火爆上映。

对于公募基金的量化热,受访基金经理普遍认为,虽然量化基金在研究深度方面有所薄弱,但在研究广度上相对高效,当市场风格偏向中小市值风格且呈现热点较快轮动的特征时,量化基金相对容易发挥自身优势。与此同时,公募量化也在积极拥抱市场变化而持续迭代,从传统的基本面因子驱动逐渐走向成熟的多因子模型,甚至融入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不断探索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年内增长超500亿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8日,公募量化基金的规模合计约2793.57亿元(存续基金按二季度末规模计算,新基金按成立规模计算),相比去年末的2283.14亿元增加了510.43亿元。

具体来看,在指数增强、主动量化、量化对冲三大类型中,指数增强基金和主动量化基金贡献了主要的增长,今年以来规模分别增长了290.74亿元、251.16亿元,而量化对冲基金则缩水了31.21亿元。

“今年以来,我们关注到,不管是专业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都加大了对量化选股类产品的关注。”博道基金量化投资部总经理杨梦表示。定期报告数据显示,她管理的博道成长智航在今年获得了近10亿元的净申购。

其实,许多量化基金的规模都在今年获得了明显的增长。其中,马芳管理的国金量化精选、国金量化多因子两只基金,规模均在今年增长了超40亿元;紧随其后,乔亮管理的万家中证1000指数增强、孙蒙管理的华夏智胜先锋均增长了超30亿元。整体来看,14只量化基金都在今年获得了超10亿元的规模增长。

与此同时,还有3位量化基金经理的在管规模,在今年二季度首次突破百亿大关。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二季度末,华夏基金孙蒙的管理规模为125.43亿元,较2022年底的62.99亿元增长近一倍。此外,西部利得基金盛丰衍、招商基金王平的管理规模也分别在二季度末达到了114.98亿元、101.43亿元,较2022年末呈现大幅增长。

中信保诚基金量化投资总监提云涛指出,这可能和今年公募量化的表现有关。截至6月30日,Wind偏股混合基金指数下跌1.48%,沪深300指数下跌0.75%,而沪深300指数增强和增强ETF平均仅下跌0.5%左右,偏股混合基金战胜沪深300指数的难度增加了,由此也导致了“量化热、主观冷”的现象。

杨梦也表示,近几年市场结构分化非常明显,行业轮动也比较快,一些基金的持仓如果阶段性地不在市场风格上,跑不赢指数的情况很常见。“当市场中的板块和个股表现分化程度大幅提升,市场风格切换更加频繁、剧烈的时候,量化投资的方式因为保持高度纪律性,同时宽度持股、行业分散,优势就会开始凸显。”杨梦说。

小盘策略最“吃香”

除了市场轮动加速形成利好外,近两年市值下沉的市场风格也为量化投资的走红提供了肥沃土壤。证券时报记者发现,今年业绩表现较好、规模增长较多的量化基金普遍为小盘策略的产品。

例如,孙蒙管理的华夏智胜先锋是今年表现最好的主动量化基金,截至8月18日,该基金年内收益率为12.23%,年内规模增长34.08亿元。从二季报重仓股来看,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中有6只市值不足百亿的小盘股,此外还有2只中盘股、2只大盘股。

而在指数增强基金中,获得超额收益较多的产品也集中在中证1000指数增强基金上。其中,博时中证1000指增年内净值超越基准收益率高达11.13%,太平中证1000指增、西部利得中证1000指增、长信中证1000指增的超额收益也均超过了5%。

近期,杨梦正在发行博道中证1000指增基金,完善公司的指数增强产品线。她认为,从去年和今年整个公募行业的平均情况来看,沪深300指增和中证500指增的超额收益相较于中证1000指增略有逊色,这主要与市场定价效应更加成熟有关。

“往后看,偏大盘的指数超额会越来越难做,因为这些指数的核心成份股会被紧密关注,定价效率会更高。任何一个指数的结构中,它的关注度或是机构持仓占比等持续拉高之后,可能都会进入超额收益相对比较波折的阶段。”杨梦表示,而中证1000指数在估值、成长性、资金关注度、超额收益获取难度等多个维度具备优势,市值下沉环境也更有利于发挥量化选股的宽度优势。

另一位量化基金经理也表示,虽然量化基金在研究深度方面有所薄弱,但在研究广度上相对高效,当市场风格阶段性地偏向中小市值风格并且呈现热点较快轮动的特征时,量化基金可能相对容易发挥自身优势。

“以前,核心资产主导市场,使公募基金的量化投资过于关注基本面因子,但量化基金持股分散,很难和持股集中的主动管理基金竞争。这两年来,量化基金的多因子策略逐渐成熟,市场风格也逐渐从核心资产向中小盘蔓延,大小盘风格切换,分散选股的量化基金近几年持续带来超额收益,进而获得了较多资金关注。”该基金经理表示。

公募量化持续差异化

随着量化基金逐渐走红,投资者接受度有所提升,基金公司和销售渠道也纷纷发力量化,公募基金掀起了量化热。

有渠道销售人士坦言,近两年,主动权益基金普遍业绩不佳,银行、券商等代销渠道更喜欢风险收益特征清晰的指数增强产品,“相比主动权益基金的较高不确定性,指数增强基金风格清晰稳定,也没有基金经理更换、基金风格漂移等风险,适合普通投资者作为底仓配置”。

越来越多公募基金公司也加快了布局量化产品的步伐。Wind数据显示,当前,市场上有博道中证1000指增、工银中证1000增强策略ETF、鹏华中证1000增强策略ETF等3只挂钩中证1000的指增产品正在发行。而在未来一个月内,还有富国致弘量化选股、万家国证2000增强、景顺长城国证2000增强、华夏创业板指数增强等4只量化基金蓄势待发。

面对公募量化的大片蓝海,各家基金公司也在积极探索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杨梦认为,公募量化之间的差异,基本上从因子库和因子配权两个维度来做区分。“一方面,我们在探索差异化的超额来源,比如在300类指增模型里适当引入行业配置模型的收益;另一方面,我们针对因子挖掘特别强调要做出差异化和丰富性,且引入AI(人工智能)模型来辅助这一过程。”杨梦表示。

提云涛则没有选择成为不断用新因子、新模型去追逐更高收益的“技术派”,而是期望结合中国市场与公募基金的特征,通过“主动+量化”的模式做出对标宽基的底仓型产品、红利产品等。“我没有频繁择时的能力,也没有捕捉行业轮动和大小盘风格的能力,我更想通过寻求‘金融逻辑与统计规律的交集’,选出长期的好公司,来获取超额收益。因子背后更深层的来源,应该长期主要来自公司盈利增长和金融产品的合理定价。”提云涛说。

而孙蒙还在量化多因子策略的基础上,引入了AI,尤其是深度学习技术,来提升模型的性能和效果。“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希望通过算法来训练一个基金经理。”孙蒙表示,通过AI深度学习技术中的强化学习方法,模型能够根据市场环境和自身表现不断地进行学习和进化,从而提高模型对于市场变化和异常情况的适应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