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龙岩:集中土地生产 农民增收种粮增效

才艺展示 103761 0

  福建省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田分散、无规模、不经济”等不利因素长期制约粮食生产,部分地区存在种粮效益低、农村缺青壮劳力、部分耕地抛荒等现象。去年以来,福建省龙岩市探索推广“供销农场”粮食生产全托管新模式:镇村负责流转集中土地,“供销农场”社会化服务中心提供水稻生产机械化、规模化、标准化全程托管服务。在降本增效的基础上实现“种粮有效益、农户有收益、村财有增收”,初步破解了我国南方山区“种粮效益低、谁来种粮、耕地抛荒”等难题。

  “供销农场”实现

福建龙岩:集中土地生产 农民增收种粮增效

  农户、村集体、合作社“多赢”

  2022年初,龙岩市新罗区雁石镇厦中村党支部集中153户村民耕地和部分抛荒地合计210亩,交由村党支部参股领办的厦兴源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区供销社的指导下,建设厦中“供销农场”,开展水稻全程托管生产。

  厦中村支部书记袁涛涛介绍说,原来不少土地都处于半抛荒状态,村民们不愿意种田,去年村里牵头把土地集中参与“供销农场”全托管生产后,经济效益明显提升。水稻第一季产量为533.57公斤/亩,第二季再生稻为418公斤/亩,全年合计超950公斤/亩。在此基础上,水稻生产合作社实现利润25万元,真正实现了“种粮有钱赚”。

  该村“供销农场”实行“兜底+分红”机制,厦中村农户只要把耕地托管给村集体,一年可获得700元/亩的保底收入。水稻生产合作社盈利部分以“三三制”进行分配,即农户、合作社、村集体各占三分之一,去年农户一亩地还获得100多元的分红收入,使托管一亩田的总收益达800多元。村内65亩抛荒地全部复垦。今年厦中村继续沿用“供销农场”模式,集中212户农民的耕地300亩,第一季水稻也获得好收成。

  在龙岩市长汀县,记者走访了“供销农场”模式下土地受托方――古城社会化服务中心,服务中心负责人余海生介绍说,中心总投入630万元,拥有包括无人机在内的全套农机设备,具备近万亩的水稻生产全程服务能力,今年为周边7个村5000亩水稻生产提供服务。中心通过承担机械化规模化水稻生产和种植130亩烟叶,一年总收入400多万元、净利润100多万元,今年复垦抛荒地260亩。服务中心所在地古城镇苦竹村支部书记黄光明说,村里负责集中土地,然后托管给服务中心种水稻,一亩收50元代办费,今年集中750亩,村财增收3.75万元。当地是烟稻轮作区,农户一年签2次土地流转(托管)合同,一亩地年收益八九百元。

  长汀县河田镇车寮村支书兼主任刘荣华说,村里去年集中土地312亩、今年集中土地500多亩全托管种水稻,其中半荒地占一半,这些土地从一年种一季变成种两季。融万家联合社是当地有名的农业生产专业服务机构,过去干了20年才流转土地两千多亩,去年通过“供销农场”模式迅速集中土地六千亩。“供销农场”在农户中可信度高,供销社负责对托管服务机构的服务能力、资质进行把关监督。

  集中土地形成规模

  集中服务降本增效

  龙岩市供销社副主任饶辉介绍说,“供销农场”模式简单清晰,要点是“集中土地,全程托管”,它把各方结成利益共同体,在粮食生产、加工、销售等各个环节均有明显优势:规模化、机械化生产可降本增效,标准化、品牌化生产可控制质量,利于末端加工、销售,提升效益。在此种模式下,种粮面积有效落实,抛荒地得到复垦,农户托管土地获得较满意收益,村财有所增收,社会化服务中心(农机专业合作社)发挥了产能、获得了利润,达成各方共赢局面。

  龙岩“供销农场”模式可用“12033”来概括:“1”即一包到底,农户把土地托管出去后可以甩手不管;“2”即明确土地托管费用和收益,实质上就是明确农户土地保底收益;“0”即农户托管土地零风险;“33”即机械化、规模化、标准化“三化生产”,农户、合作社、政府“三方共赢”。在这个新模式下,村集体负责流转、集中土地,供销社组织产供销服务,农业农村部门提供技术、政策支撑,第三方社会化服务中心或农机专业合作社提供全程生产作业。

  目前龙岩市推广“供销农场”模式面积达5.77万亩,是去年试点面积608亩的95倍;全市53个村党支部参与“供销农场”全托管,村党支部领办土地托管或粮食生产类合作社24家;在全市160多家农机专业合作社中优选8家,培育成为具有2000亩以上水稻生产全程服务能力的社会化服务中心。

  受访基层干部普遍认为,“供销农场”主要解决了南方山区“谁来种地”“种粮降本增效”“抛荒地复种”“落实种粮面积”等问题。

  长汀县委书记赖进益表示,“供销农场”是我国南方山区粮食生产模式的一种创新,机制灵活,切合市场,农户受益,多方共赢,生命力强,具有推广价值。

  培育壮大农机专业服务主体

  探索南方山区现代农业之路

  记者调查了解到,龙岩市推广“供销农场”目前面临一些短板与不足。首先,龙岩市各县区农机专业合作社存在农机服务能力弱、服务环节有短板,缺资金、缺农机手、缺管理人才及设施用地申请难等问题。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建议,进一步加强新型农业服务主体培育,切实解决用电、用水、用地、融资等方面难题,探索建立监管机制,促使服务主体做大做强,规范有序发展。此外,农机社会化服务也要防止垄断。

  其次,很多农户还不知道“供销农场”,应该加大宣传提高知名度,让更多农户知晓、参与。目前,支持“供销农场”的政策、资金主要来源于农业农村部门,相对薄弱。很多农户反映,希望更多部门参与进来。

  此外,还应搭建智慧服务平台,推动“供销农场”管理数字化。以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交易、组织管理为基础应用,推动从土地托管开始的粮食生产全流程信息化、数字化。

  “龙岩市以‘供销农场’为载体大力发展粮食生产适度规模经营,为我国南方山区探索了一条迈向现代农业之路。”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华安说。

推荐阅读:

重庆南岸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违法被罚 贷款三查不到位

王曼离任中邮基金旗下3只基金

8月广州二手住宅网签环比大幅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