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160余万人

才艺展示 48863

  去年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160余万人 最高检通报加强刑事检察监督促进刑事司法公正工作情况

  □ 本报记者 董凡超

  2021年6月至11月,王某甲、王某乙、李某某(女,2004年6月出生)共谋,由王某甲、王某乙冒充李某某的成年亲属,李某某通过社交软件或到酒吧等场所结识男性,以假装醉酒、无处可去等借口引诱男方与其发生性关系,故意在对方身上留下抓痕,后向公安机关报案称被强奸,再由王某甲、王某乙以此为要挟向男方索要财物。

  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充分发挥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机制作用,及时发现并督促公安机关查明控告人系以被性侵为由,实施诬告陷害、敲诈勒索犯罪的事实,及时撤销了对原犯罪嫌疑人的刑事立案,并查明该团伙还在其他多个省份实施8起类似犯罪行为,团伙3人最终因构成诬告陷害罪、敲诈勒索罪,被分别判处6年至7年3个月不等有期徒刑。3名被其他地方立案侦查的被害人也被撤销案件或作出不起诉决定,避免冤错案件发生。

  这起案件是“加强刑事检察监督促进刑事司法公正”典型案例中的一起。

  2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2023年检察机关加强刑事检察监督促进刑事司法公正工作情况,发布“加强刑事检察监督促进刑事司法公正”典型案例。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70余万人、起诉160余万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斗争常态化,起诉涉黑恶犯罪嫌疑人1.5万人。依法严惩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各类犯罪,起诉危害安全生产犯罪嫌疑人4700余人,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5万余人。

  推动侦监协作配合实质化运行

  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协同推进金融风险防范化解,起诉金融诈骗、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嫌疑人近3万人;依法维护市场经济秩序,起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合同诈骗、非法经营等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犯罪嫌疑人12万余人;依法加大走私犯罪打击力度,会同公安部、海关总署、中国海警局等8部门联合开展打击海上走私专项行动。

  最高检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陈国庆指出,在依法履行指控犯罪职责,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社会安定和人民安宁的同时,检察机关坚守法律监督宪法定位,切实履行确保国家法律正确统一实施的宪法职责,全面加强对刑事立案、侦查、审判、执行等各环节的监督,不断提升刑事诉讼监督质效。

  据陈国庆介绍,过去一年,全国检察机关创新工作机制、方式,充分发挥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机制效用,持续推动侦查监督履职提质增效。

  ――立案和侦查活动监督质效全面提升。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开展监督立案、监督撤案、建议行政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合计14.5万件,同比上升59%,其中监督立案数同比增长1.6倍,监督立案后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率达98%,制发纠正违法通知书和检察建议的数量同比增长22%,书面纠正侦查活动违法采纳率达99%。

  ――侦监协作机制更加健全。最高检分别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海关总署、中国海警局推动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机制及其办公室实质化、规范化、体系化运行,联合起草制定健全完善侦监协作机制、加强办公室实质化运行的规范性文件。

  ――对羁押强制措施的监督机制更加完善。与公安部联合制定下发《人民检察院 公安机关羁押必要性审查、评估工作规定》,健全完善捕后羁押必要性的审查监督机制,规范羁押强制措施适用。

  ――刑事诉讼制约监督职能履行更加充分。切实有效发挥审前过滤把关、指控证明犯罪作用,对不构成犯罪或证据不足的依法不批捕20余万人、不起诉5万余人;对应当逮捕、应当起诉而未提请批捕、未移送起诉的,追加逮捕近两万人、追加起诉近10万人。

  推动刑事抗诉力度规模稳中有升

  全国检察机关共提出刑事抗诉近8000件,抗诉改变率近80%。

  这是全国检察机关2023年落实“精准抗诉”“接续抗诉”工作要求,依法履行刑事审判监督职能取得的显著成效。

  据陈国庆介绍,过去一年,全国检察机关根据刑事审判违法和瑕疵的不同情况合理选择监督手段,在重视抗诉的同时,注重运用纠正违法、检察建议、口头监督等方式提升监督效果。针对刑事审判活动违法情形,共提出纠正意见两万件次,法院采纳率达99%以上。

  在建立健全与法院沟通协调机制方面,最高检与最高法建立交流会商机制,定期就类案证据采信、政策把握、量刑均衡、审判监督等重大问题进行交流,推动解决刑事抗诉中的难题、堵点,有效提升抗诉案件办理质效。

  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厅长元明表示,最高检印发首批以刑事抗诉为主题的指导性案例,引发热烈反响,并率先垂范办理抗诉案件,有力推动全国刑事抗诉工作。过去一年,刑事抗诉工作呈现出刑事抗诉的力度和规模稳中有升,刑事抗诉采纳率明显提高,审判监督程序抗诉增幅超过二审抗诉,将大数据赋能深度融入刑事抗诉工作,地方检察机关出台相关规范性文件,不断完善刑事抗诉工作机制等五个方面的新特点。

  构建以证据为中心刑事指控体系

  元明表示,最高检党组就“高质效办好每一个案件”从不同角度、多个层面作出系列部署,其中“推动构建以证据为中心的刑事指控体系”就是刑事检察部门承担的重要任务。

  “目前由最高检第二检察厅牵头,会同第一、三、四检察厅成立了课题组,正在研究制定推动构建以证据为中心的刑事指控体系的指导意见。1月19日,在江苏苏州召开了全国检察机关‘构建以证据为中心的刑事指控体系’专题研讨会,刑事检察部门检察官、法学专家、办案骨干和特邀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近200人莅临研讨,形成了重要的理论成果。”元明说。

  立案和侦查是刑事诉讼活动的开端,也是检察机关推动完善刑事诉讼制约监督体系中首先需要加强的监督重点。

  最高检检察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说,近年来,检察机关不断更新监督理念、健全制度机制、提升监督能力、加大工作力度,有效提升了立案和侦查活动工作质效。2023年,全国检察机关监督侦查机关立案近10万件,是2018年的3.4倍;监督撤案4万余件,是2018年的2.3倍;书面纠正侦查活动违法是2018年的3.9倍,采纳率提升15个百分点。

  “下一步,检察机关将持续深化完善侦监协作机制,拟于近期会同公安部印发《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办公室工作规范》,扎实推进侦监协作办公室规范化、实质化运行,形成提升执法司法规范化水平的工作合力。”苗生明表示。

  本报北京2月26日讯